一秒记住【快看小说网 WWW.KUAIKANXS.NET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顾颜看到宋朝夕也是一愣, 嘉庆侯府是她名义上的娘家,她虽然来得不情愿,可嘉庆侯府这些她没见过面的亲眷的吹捧, 让她十分受用。到了外头顾颜才知道,国公府是她的底气和靠山,无论她到哪, 只要说出国公府的名号,众人便会用艳羡的目光看向她,毕竟有容璟这样权倾朝野的公公, 就等于夫君的仕途和荣华都不用愁了。这是世人终其一生难以达到的, 顾颜却这么好命,大家当然从心底羡慕她。

    顾颜自己也当真了, 她的公公厉害,国公府圣宠不衰, 虽则这跟她没什么关系, 可她依旧很受用, 也得意于自己的身份,之前和容恒闹的不快, 此刻都淡了下来, 她虽则没有得到容恒的独宠, 可她得到了别的东西。但她没想到宋朝夕会来, 宋朝夕是国公夫人,马车奢华,奴仆环绕, 阵仗隆重, 排场比她这个世子夫人大多了, 平时在国公府倒不觉得, 一出门才发现差距。

    之前顾颜还为别人的吹捧沾沾自喜,此刻却有些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宋朝夕容貌昳丽,媚而不俗,完全撑得起国公夫人的名号。京城贵人们都听说她嫁给容璟冲喜的事,也曾议论过这场婚事。战无不胜的玉面战神,虽则昏迷成植物人,却还是京中女眷们仰望崇拜的存在。宋朝夕此前在京城毫无美名,大家当然对她持有怀疑,只当她是为了利益才走了这一步棋,现在一看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盛装的乔氏走出来,与有荣焉地笑道:“国公夫人。”

    宋朝夕打完招呼,冲在场的女眷笑了笑,女眷们以为她会高高在上很难相处,没想到她会主动打招呼,一时放下心防。原先围在顾颜身侧的人,瞬间挪动到了宋朝夕左右。

    顾颜脸色很不好,却不得不毕恭毕敬地上前行礼:“给母亲请安。”

    宋朝夕似笑非笑,“世子夫人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顾颜柔声说:“我来伺候母亲。”

    宋朝夕挑眉,“这里不是国公府,世子夫人难得出门一次,随意便好,不用理会我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夫人笑道:“国公夫人果真心善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对儿媳温和有加,是少有的好婆婆了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夫人不光命好,心地也好,您跟儿媳站在一起,比儿媳看着还年轻呢,哪里看得出是做婆婆的人?要我说是姐妹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这几位夫人不久前还顺着顾颜的口风,夸顾颜是孝顺的儿媳,又说做人儿媳不容易,若遇到那种不省心的婆婆,定然备受苛待。大家虽然明说,话里话外却觉得宋朝夕苛刻,可转眼的功夫,这些墙头草却夸起宋朝夕来了。

    顾颜被人忽视的彻底,只能默默坐在角落里喝茶。

    嘉庆侯府的梅林规模不小,整个后院以阵法的形式栽种梅林,使得玄学与梅花相辅相成。据乔氏说,这阵法是经过大师指点的,从前嘉庆侯府人丁不兴旺,乔氏的肚子迟迟没有动静,便找了大师来相看,经由大师的指点,乔氏很快怀上了孩子,乔氏因此很信道法,这些年来,梅林虽然一直在扩大,却一直严格按照大师给的图纸来。

    一般人家虽有梅林,却没有这么大的规模的,更别提是与玄学挂钩了,是以,众位夫人都觉得新鲜,沿着阵法往里走。玄学的阵法看着简单,进去后却很容易迷路,宋朝夕原本是和几位夫人一起进去的,左绕右绕,等回头一看,身后却一个人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不太了解阵法,完全凭着日头的方位往前走,很快便走到梅林尽头,正要去茶室喝茶,却听到一侧传来闷闷的痛哼。

    宋朝夕顺着声音走过去,远远便看到一个穿藕荷色刺绣短袄的女子躺在地上,她面色苍白,额头冒汗,嘴唇失色,看起来极为痛苦,宋朝夕连忙走过去,靠近时她闻到对方身上浓郁的血腥味,不由撩开对方的披风,却见女子大腿间有出了暗红色的血,血湿透衣裳,流血不止。

    女子也十分痛苦,捂着肚子呻/吟。

    宋朝夕把手搭在对方的脉象上,眉头越蹙越紧。

    梁氏见她会把脉,神色却不大好,不由慌了神,紧紧抓住宋朝夕的手臂,紧张道:

    “国公夫人,可是我的孩子出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个年纪较大的妇人跑过来,满脸急色,看到宋朝夕时有片刻的愣怔,见宋朝夕一直在把脉,才急道:“芊芊,你没事吧?国公夫人,我儿媳如何了?”

    梁氏摇了摇头,宋朝夕仔细观察了她的情况,过了会才沉吟道:“脉滑,苔薄,身子虚弱,你平日里经常小腹腰骶坠胀酸痛吧?”

    梁氏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宋朝夕又说:“你曾滑胎数次,胎陨难留,按理说你这一胎应该把身子调理好再要孩子的,身子不好便如同地基不稳,纵然胎儿看着健康,却留有很大的隐患。”

    梁氏眼泪都出来了,这已经是她怀的第四个孩子了,前几个孩子每每到了第四个月便保不住。大夫也嘱咐她好生休养,她每时每刻都在吃药,夫君与她青梅竹马,对她很好,从未抱怨过她不能怀胎,婆婆也未曾给夫君抬姨娘来膈应她。可婆家越是对她好她便越想替婆家延续香火。她身子调理不好,按理说是不该怀胎的,可她又着急想要孩子,无意中得了这个孩子后,便想冒险把孩子留下,谁知方才腹痛难忍,胎儿还是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梁氏见宋朝夕神色淡然,不见丝毫慌乱,说话徐缓却坚定,莫名对她十分信任,便抓住宋朝夕的手,低声哀求:“国公夫人一定要救我,我想留下这个孩子,为夫君开枝散叶,余生我做牛做马,也要报答夫人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梁氏血流不止,模样虚弱,婆婆钱氏也急了,“都这时候了先别想孩子的事,把命保住才是真的,我早说过实在不行就不要生了,找个通房把孩子过继到你名下,省得你冒这个险,你偏不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梁氏的母亲和钱氏是闺中密友,二人相识多年,钱氏是看着梁氏长大的。梁氏做了她儿媳后,她也希望梁氏能为儿子开枝散叶,但怀了几次都没留住。太医背地里偷偷告诉过钱氏,梁氏很难有孩子,钱氏也有点遗憾,但孩子这种事没有便没有吧,收个通房便是,届时梁氏若是看通房不顺眼,便把通房打发了就行。

    可梁氏还是想自己生,若梁氏真有个三长两短,钱氏根本没法向友人交代。

    再者毕竟多年的感情了,她哪能眼睁睁看着梁氏就这样去了?

    虽则梁氏病急乱投医,把希望放在宋朝夕身上,钱氏却不敢掉以轻心,她从未听说过国公夫人会医术。纵然宋朝夕会一点,可她年纪轻轻,哪里比得上宫中的太医有经验?梁氏满身是血,当务之急还是去找太医才行。

    钱氏急忙站起来:“我去请太医!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!等太医过来,她这个孩子肯定保不住了。”宋朝夕手从梁氏的手腕上移开,“她脉象往来流利,如盘走珠,却又十分急促,既有滑脉又有数脉的表现,是典型的脉滑数。大夫把脉时往往被脉象迷惑,认为妊娠妇人有如此脉象实属正常,却不知孕妇体内有热症,也就是说即便是未妊娠,也会有如此症状。”

    梁氏之前多次诊脉,钱氏自然知道她脉象不好,便急道:“可之前太医都说她的病难治,她治了几年没治好,若贸然换药方会不会对胎儿不好?”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篇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给前夫的植物人爹爹冲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快看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池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池陌并收藏给前夫的植物人爹爹冲喜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