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快看小说网 WWW.KUAIKANXS.NET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店里一楼没人, 苏绾抬头往上瞄了眼, 隐约看到赵珩的背影,唇角不自觉上扬加快脚步上楼。

    赵珩听到脚步声回头,不等她靠近便迎上去, 一言不发地将她揽入怀中抱住, 颤抖亲吻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她一走就是一个多月,他日日早睡却不曾再入梦, 甚至没梦到过她。

    那个梦境像是真的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每天他都在盼着她平安归来, 生怕宋临川做出过激之事, 将她劫去东蜀。

    他抱得用力,苏绾被闷得几乎要喘不上气来,心底却软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 她也很想他。

    还以为回来也见不着,没想到他这么快找来。

    许久,苏绾唇角弯起浅浅的弧度, 推开他, 缓缓仰起脸看他, 眼神清亮, “松手, 被人看到不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个多月他似乎也很辛苦, 眼看着瘦了许多,也更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瘦了。”赵珩垂眸,眼底满是缱绻,嗓音隐隐有些发哑, “可是路上辛苦?”

    老贾过了安阳便提前入京,告诉自己她平安归来的消息。他等不及想要见她,丢下未处理完的政务直接出宫。

    “还行,去的时候有点赶,辛苦一些。回来这一路都是慢慢走,不算辛苦。”苏绾扭头走开,坐到书桌后方抬头看他,“朝中如何?”

    “陆常林升任户部尚书,下月履职,柳尚书封了右相。”赵珩的神色缓和下来,过去坐下。“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谢丞相和崔尚书等人都比较清正,但涉及自身利益,同样会推诿。原来还有韩丞相和太师互相掣肘,如今只剩他们独大。

    “柳尚书封右相也还行,但工部尚书你得安排懂这方面的人接任,不要只会动嘴皮子的文官,修桥铺路不懂的人去管,会出大问题。”苏绾神色严肃,“陆常林管户部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户部主管财政,陆常林算是他的嫡系亲信,为人聪明又忠心用着也比较放心。

    陆常林这次算是火箭升迁了,从禹州知府到同安巡抚还没几个月,直接空降户部尚书。

    “兵部尚书由原来的侍郎升任,空缺的兵部侍郎还未选出合适的人选,工部尚书一职也空缺。”赵珩唇角微扬,“修桥铺路兴修水渠,我倒是有个非常合适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柳尚书得知禹州的水渠也是她建议秋收后修,直言可举荐她先到工部任职,过后升任。

    “别打我的主意,对了我有件东西给你。”苏绾站起来,转头去书架上拿了一张图纸,回到书桌后坐下,“这是我在回来的路上画的,从汴京到安宣府这一路的新路线图。”

    北境驻军目前看是够了,若是再出事,不管是赤虎军还是其他援军,要要支援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粮草和军饷运送也很难及时送到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宋临川赶时间,凡是能抄近道的地方都抄近道走,回来走的全是官道加上带了棉花,速度才特别慢。

    不说修到现世高速的水准,起码要缩短各个驻军营地的距离。南境的官道如果是按照她在梦里规划的那样修,援军行进的速度能比北境快上三天。

    真打起来,快一天赢的把握就增大几分,何况是三天。

    “我回头找工部论证。”赵珩仔细收起图纸,又心疼又感动。

    去的路上没闲着,回来的路上也没闲着,桩桩件件都是为了帮他。

    苏绾扬了扬眉,拎起茶壶倒茶,习惯性拿了一块糖递过去,“我和安宣府的知府张奉如签了契约,开春后还得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珩接过她递来的糖,剥开丢入口中,眼中浮起笑意。

    她在北境做的事老贾都说了,张奉如的信也送到了汴京,还在信里夸了她一通,未有半点抢功的意思。

    张奉如还建议,日后北境种出来的各种农作物,能卖钱的都交给她安排。

    跟当初贺清尘写给自己的信一样,字里行间都透着对她的欣赏和佩服。自己何其有幸,能认识她,还得她如此维护。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可是有事?”苏绾喝了口热茶,脸颊升上热气,“我这边还得卸货。”

    汴京还没下雪,但是气温已经降得很低。去的时候穿一层薄的棉衣,回来披着斗篷还觉得冷。

    “痨病病毒的来源查到了,已经处理干净。”赵珩垂眸看她,口中的糖化开,甜丝丝的味道蔓延开去,心里也跟着甜起来,“还有件事。”

    苏绾略诧异,“嗯,你说。”

    竟然找到了传染源,他说的处理是把人隔离起来,还是全……杀了?

    “我打算在太医院增设相应的职位,管理国中的官办医馆、医学堂、草药种植等各项事物。”赵珩将她的表情收进眼底,略无奈,“染病的人是南诏国过来的,三五个人,因口音不同未能入境。”

    “那跟他们接触过的人多吗?”苏绾还是觉得残忍。

    明知道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,然而碍于目前的医疗水准有限,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青霉素治不了痨病。

    她对化学和医术一无所知,根本不可能提取到能够治疗痨病的药物。

    青霉素都不能提取。

    出发去北境之前,贺清尘用来治疗外伤的药汁,最多是含有青霉素的原液。

    这个还需要更进一步的实验,才能得到浓度合适的原液,用于治疗一些常见病。

    “没有接触到北梁的百姓,他们在南诏也被驱逐了,平日里就靠卖病毒换点吃的。”赵珩说完,见她神色缓和下来,唇角扬了扬,“我的问题还没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增设,这些职位也要用懂得医术的人管。”苏绾又喝了口茶,负责卸货的师傅上来,见有客人在又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库房装不下了是吗?”苏绾放下茶杯,抱歉的看着赵珩,“我去忙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城里关于他俩的流言基本平息,不能再被人看到了。

    刚才车队入城不少百姓围观,万一有哪个大臣恰好陪夫人上街看到他,白费她那么多心思。

    “等你一起吃饭。”赵珩坐着没动,“我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苏绾摇摇头,随他去。

    他是皇帝,自己又不能把他轰出去。

    下楼回后院看过库房,苏绾让师傅把其中一间,没有放多少香料的厢房腾出来,用来装棉花。

    等培育出更高产的种子,北梁的棉花产量会提高很快,她得提前想好东蜀消耗不了那么多后,剩下的棉花该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北梁普通百姓穿的衣服,大多是麻质的,稍微有点的家底的穿棉布和丝绸。

    多余的棉花可以织布,可以做别的东西继续卖,光是北梁也能消化一半的产量。

    她一开始以为北梁最多一个省那么大,这次去北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篇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暴君每晚梦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快看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五月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月锦并收藏暴君每晚梦我最新章节